“假面”巨漳:惨剧背后的隐秘资本游戏

焦点财经Focus 2022-01-14 09:46:06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等重伤的古景腾清醒,成了最近不少巨漳资本投资人最为关心的事

作者 | 筱纳

出品 | 焦点财经

等重伤的古景腾清醒,成了最近不少巨漳资本投资人最为关心的事。

1月7日,一则公告将深圳前海巨漳资本和前海巨漳财富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两公司署名的《致函》中称,两位实控人古景腾先生、林淑青女士因意外事故导致一死一重伤,由于公司所有资金往来均由法人林淑青女士(已去世)负责,目前所有投资业务处于暂时停滞状态(资金募集、分红发放、产品赎回均已暂停),公安经济侦查部门和刑事调查部门已正式介入调查。

在私募圈异常低调、名不见经传却收益率极高,这是以前巨漳资本给外界的印象。而如今一则惨案将公众目光聚焦于巨漳资本,暴露出诸多不合规问题。

明明是股权类私募却从事境外港股、台股打新,发行40余只有限合伙私募产品非备案非托管、没有资质情况下境内募集资金能够出海、基准收益还能按月支付……据接近巨漳资本的知情人士表示,目前巨漳已经遇到兑付危机,对其“爆雷”并不感到意外。

业内人士李准(化名)透露,近期巨漳兑付确实出了问题,巨漳上海公司负责募集资金,现在利息等兑付艰难,财务压力传导到深圳公司,古景腾、林淑青夫妻或产生矛盾,“没想到事情发展会这么惨烈”。

李准称,公司核心业务掌握在两位实控人手上, “投资人很关心古先生能否清醒,继续把业务做下去”。一位投资人小林(化名)同样告诉焦点财经,迫切想知道古先生如果清醒,是否会有表态。

巨漳的“两副面孔”

巨漳资本的危机正在持续发酵中。此前因为产品有着极高收益率,吸引不少投资人。

一位已经成功“下车”的投资人小刘(化名)说,她于两年前购买了巨漳的理财产品,本金100万,年化率25%,每个月派息1万,一年到期后返还本金。“因为急着用钱,我只买了一年产品,不然肯定会一直把钱放在里面”。看到新闻后,小刘才庆幸阴差阳错避免了损失。

其他投资人则处在了焦虑中。事实上,对于巨漳资本的“野路子”,不少投资人或许有所了解。“巨漳在境内没有资产,一旦爆雷血本无归,所以投资者现在寄希望于实控人清醒,把这套模式运作下去。”李准说。

而这一现象也引发了关于巨漳资本的几个疑问,其业务模式如何运转?号称百亿私募规模,实控人出事后为何业务便陷入停滞?

巨漳资本在官网上对于业务的介绍是,公司是经过中国基金业协会备案的正规私募基金管理机构(P1027245),专注于上市公司IPO、再融资(定增配股)、并购重组等项目投资,拥有一支国际化资深投资团队,在美国、日本、台湾、香港、中国大陆等市场投资多年,具有丰富的渠道资源与一级二级市场联动运作能力。

巨漳资本在境外港股、台股打新圈小有名气。据巨漳披露的信息显示,2020年10只私募产品参与IPO新股投资,港股58只,台股66只;2021年上半年,参与IPO新股投资66只,美股1只,港股30只,台股35只,平均收益率为33%;2021年下半年,参与IPO新股投资达到了95只,港股24只,台股71只,其中11月一只台股收益率高达77.8%。

而查询中基协发现,巨漳资本机构类型为私募股权,目前有5只备案私募基金产品,4只已清算,只有1只在运行,为深圳市巨漳汇漳商务管理企业(有限合伙),托管人为兴业银行。

显而易见,巨漳资本的实际运作与备案信息并不相符。境外打新,资金出境,巨漳资本并不具备QDII资格,资金出海渠道成谜。

巨漳资本在只备案了一只私募基金产品的情况下,深圳前海巨漳资本对外投资69家有限合伙企业,根据企查查数据,40家仍在存续,管理规模在36亿人民币左右,这些有限合伙私募产品均是非备案非托管状态。

神秘的投资客古先生

一纸公告引发了公众对巨漳资本的关注,也引发了对主人公古景腾、林淑青两位台商的猜测。

公开信息显示,巨漳集团成员企业29家,对外投资64家,集团人员14名。其中林淑青控股69家公司,是深圳前海巨漳财富管理、前海巨漳资本管理、巨漳投资管理等5家公司法人,100%控股巨漳投资管理集团。

值得注意的是,在前海巨漳资本管理的主要人员中,总经理名为“林淑清”,与林淑青名字仅差一个字,林淑青又在其中担任执行董事。

巨漳系公司中,公司名称和数量庞大,但股东和主要人员架构相对简单,分别有2-3人不等。除林淑青外,最常出现的是陆婷艳,其是多家巨漳系公司监事,在前海巨漳资本管理持股5%、巨漳生命礼仪(深圳)持股1%。

古景腾在巨漳系仅关联石林巨漳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是法人和执行董事。然而从多位知情人士处获悉,巨漳资本的实控人实为古景腾,尤其是境外打新业务等,基本由古景腾负责,林淑青则负责资金腾挪出海等运作。

对于境外打新,几年前巨漳高管叶某曾接受媒体采访,他透露如果所在公司有合资背景,股东方对美股、港股等外围市场规则熟悉,加上有渠道资源积累,所提供的产品便只专注于海外打新这部分小众市场,具体方式是通过和海外券商和上市公司的合作,来获得新股上市前的配售额度或大股东部分原始股股票,在新股上市发行后获得稳定可持续回报。

高管这一说法似乎印证了巨漳的运作模式,焦点财经查询发现,以此方式,古景腾在资本市场获益颇丰,还被称为是“神秘投资人古先生”。

比如某港股上市前,曾于2019年进行了一次IPO前投资,融资40万港币,投后估值7.8亿,较本次最高发行价折让79.52%,而进行该投资的就是古景腾。古景腾掌控的巨漳资本也在该公司从新三板退市后进行了投资,累计投资7500万人民币,公司上市后巨漳资产持股7.2%,以限定价计算股权价值2.7亿人民币,两年时间净赚2亿人民币。

不但如此,古景腾和另一投资者还是该公司的超额配股权授予人,这一点也被业内人士认为十分蹊跷,或存在某种套路,古作为小股东,届时或直接出售股份,套现走人。

实控人的隐秘资本游戏

境外打新收益率是否能够一直稳定?据一位知情人士表示,前几年港股火热,巨漳业务做得不错,但是去年来打新进程可能不顺,比如去年港股上市97家,但到年底超过70只股价“潜水”,投资者或损失颇大。巨漳的模式类似于借新还旧,境内募资加上境外打新受挫,进而陷入兑付危机,难以为继。

颇令业界关注的一个现象是,为何巨漳在实控人出事后,业务立即陷入停滞?李准分析,古和林是事实婚姻关系,两人掌握核心业务,十分隐秘。巨漳一年募集金额约10亿左右,总体量在四五十亿左右。至于资金如何出海、境外究竟操作了哪些项目、项目的收益率到底如何,基本无法核实。巨漳的高管主要负责境内的基金产品管理等,对于具体海外业务、资金往来或许不甚了解。

业内人士看来,巨漳“漏洞”颇多。华商律师事务所执行合伙人吴波律师分析,实际控制人的离世造成所有投资业务处于暂停状态,说明公司资金独立管理、治理结构、应急处置预案可能存在一定缺陷。深圳2014年启动了QDIE试点,如果公司获得QDIE资格也可以实现资金出境。如果没有QDII、QDIE资格或者没有通过ODI程序,参与境外打新,可能涉及以不合规的运作实现境内募集的资本向海外转移,且巨漳资本作为基金管理人参与境外打新,既不符合其经营范围,也违反了《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内部控制指引》中的规定。

对于巨漳宣称的高收益境外打新,吴波律师认为,港股的市场化程度非常高,2021年港股市场高开低走的情况很突出,申购手续费等费用不低,维持高收益率,非常考验投资者眼光。巨漳资本对外宣称的高收益率,也仅是其宣称的而已,真实收益率究竟如何,需要进一步关注。

公告引发的震动还未止息,古景腾能否醒来,投资者能够拿回资金,这些尚是未知数。此前有类似案例,私募中金国瑞爆雷,案件已经宣判,实控人愿意坐牢,也不愿拿钱出来兑付,数亿资金去向成谜。

巨漳的隐秘资本游戏,还有待揭开“假面”。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