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隋唐看洛阳

搜狐焦点网洛阳站 2021-03-26 14:20:10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苏湲 玄武门遗址 石自社摄 2021年3月19日,由河南省文物考古学会和《华夏考古》编辑部主办的“2020河南考古新发现”论坛上,揭晓了2020年度河南五大考古新发现,隋唐洛阳城玄武门遗址入选。这一评选结果,再度把隋唐洛阳城带入众人关注之下。 隋唐是中国城市发展史的巅峰时期。公

 □苏湲

  

  玄武门遗址 石自社摄

  2021年3月19日,由河南省文物考古学会和《华夏考古》编辑部主办的“2020河南考古新发现”论坛上,揭晓了2020年度河南五大考古新发现,隋唐洛阳城玄武门遗址入选。这一评选结果,再度把隋唐洛阳城带入众人关注之下。

  隋唐是中国城市发展史的巅峰时期。公元605年,隋炀帝重建洛阳城,此后唐朝多位皇帝接力营建,续写辉煌。隋唐洛阳城规模宏伟,气势壮观,有着极高的建筑成就,是当时的国际大都市。作为“国保”,隋唐洛阳城遗址已持续发掘四十余年,至今仍有大规模发掘,不断给世人以惊喜——

  ◎“天人合一”皇权至上

  作为文物工作者,我曾数度踏访隋唐洛阳城遗址。2021年初春,我又再度来此。隋唐洛阳城遗址位于洛阳市瀍河回族区,地跨洛河两岸,遗址东北至白马寺镇唐寺门,东南至李楼乡城角村,西北至邙山镇苗湾,西南至王城大道与古城路交叉口,南北通长7312米,东西最宽处7290米,城池平面近于方形,面积约47平方公里,已有1400余年历史。

  隋唐洛阳城主要由外郭城、宫城、皇城等组成,洛水自西向东将隋唐洛阳城分为南北两部分。宫城和皇城周围,还分布圆壁城、曜仪城、东城、含嘉仓城等重要附属建筑。

  行走在遗址区,我的思绪回到了公元604年。那一年,杨广继位,史称隋炀帝,改洛阳为东京,下诏营建洛阳城。605年春3月,杨广派尚书令杨素为营作大监开始营建,“每月役丁二百万人”。营建同时,为充实皇家园苑,他派出大批人马在全国搜罗奇花异石、珍禽奇兽运往洛阳。

  606年春,东京城建成,其规模仅次于都城长安。《隋书·炀帝纪》记载,隋炀帝于当年四月“备千乘万骑,入于东京”。

  隋炀帝所建洛阳城“前直伊阙,后据邙山,左瀍右涧,以象河汉”,体现了“天人合一”的理念。形制布局既体现了皇权的至高无上,又兼顾了安全实用原则。他强化了对河流的开发利用,形成了以洛阳为中心的南北漕运大动脉,为洛阳城的可持续发展,提供了可靠的物资保证。

  从公元605年开始,隋炀帝动用数百万民工,耗时六年分段修大运河,其主线分为四条,即通济渠、邗沟、永济渠和江南河。直接沟通黄河、淮河、长江三大水系。通济渠西连洛阳以通长安,东接淮河抵达杭州,河道长度、宽度、深度以及通航能力均规模空前。

  公元605年秋天,杨广率二十余万人,从洛阳登豪华“龙舟”,首巡江都扬州。杨广对扬州之美念念不忘,公元616年,杨广决定三游江都扬州。有耿直之臣上书劝谏被诛杀。此次巡游抵江都后,杨广被“右屯卫将军”宇文化及勒死,隋唐洛阳城的缔造者杨广,就这样横死扬州。

  杨广建洛阳城的同时,还在洛阳城附近建了三座大粮仓。606年秋,他在巩县(今河南巩义)置洛口仓,洛口仓共有3000个粮窖,每窖藏粮8000石,总计约可容纳2400万石,仓城设监官和千余士兵把守。又在洛阳北部和洛阳宫城东面,设回洛仓及含嘉仓。

  隋炀帝营建的这座都城,到唐代再次兴盛,成为唐代重要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资治通鉴》记载,贞观年间,李世民把洛阳作为巡查东方的行宫号洛阳宫,两次下令修葺。唐高宗李治下诏定“洛阳宫为东都”。李治曾有十三年时间居住在洛阳。武则天临朝称帝,改国号为周、“东都为神都”,依然很重视它。

  武则天执政时常在洛阳听政,她治下的洛阳城,拥有世界上最辉煌壮丽的宫殿群,周围流淌着多条河流。唐代诗人王建在《上阳宫》诗中写道:“上阳花木不曾秋,洛水穿宫处处流。画阁红楼宫女笑,玉箫金管路人愁。”上阳宫位于皇城西南角,流水让这座离宫充满灵气。

  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洛阳唐城工作队,经过四十余年的辛苦工作,对隋唐洛阳城遗址已完成了全面勘探和重点发掘,已摸清外郭城、皇城、宫城、东城以及含嘉仓城垣位置,勘探了宫城内宫殿建筑和九洲池范围,隋唐洛阳城全貌,已逐渐呈现于世人面前。

  

  洛阳回洛仓遗址图  黄政伟摄

  ◎“千宫之宫”举世无双

  隋炀帝跨洛河而建隋代洛阳城,他将皇城和宫城设置于隋代洛阳城西北隅高冈上,皇城建在宫城之南,宫城建于皇城之北,宫城西北隅建了九洲池,占地139250平方米,水深丈余(约3.4米),风貌绮丽,是宫城核心景观。它是杨广引入谷水并依水而建的大景观,文献记载“其池屈曲,象东海之九洲,鱼鸟翔泳花卉罗植”。到了唐代,李治和武则天居洛阳时,九洲池是他们接见使者、宴飨群臣的地方。

  九洲池遗址位于瀍河回族区唐宫路上,坐落在洛阳玻璃厂旧址上。在遗址处,今已建成池水殿宇相映、环境优美典雅的园林公园,每天迎来大批游客。

  唐代武则天主政时期,在洛阳营造了重要宫殿明堂和天堂。明堂是她执政的皇宫正殿,天堂是她的皇家礼佛堂,也是中国古代历史上最高的建筑。

  在今日洛阳定鼎路与中州路交叉口处,人们依史料记载样式,在两宫原址复建了明堂与天堂。每到夜晚,建筑周身亮起彩灯,令人怀想其昔时盛景。

  武则天的明堂是洛阳紫微殿正殿,号称“万象神宫”,又被誉为“千宫之宫”。它是儒家礼制建筑,凡祭祀、朝会、庆赏、选士等大型礼典活动均在此举行。武则天所建明堂共三层,底层方形,象征四季,中层十二边形,象征十二时辰,上层为二十四边形,象征二十四节气。它沟通天地,感应四时,气势恢弘,落成后曾轰动天下。

  天堂位于明堂北侧,高五层,是直上云霄的塔式建筑,意为“至高无上之堂”。它以其华美深沉的内涵,在中国佛教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其内供大佛,高度估约150米。它隶属于洛阳城“七天”建筑群,“七天”建筑群对应天上七星座,从南到北依次为天阙、天街、天门、天津、天枢、天宫、天堂。

  天堂、明堂命运曲折,武则天在世时天堂已被烧毁,纵火者是武则天男宠薛怀义,他因失宠怀恨于心,纵火烧了天堂,大火又殃及明堂。武则天未追责,还令其重建明堂。新明堂竣工时,武则天授意女儿太平公主处置薛怀义。太平公主带百余宫人埋伏起来,薛怀义进宫后,宫人一拥而上“执之于瑶光殿树下”,将其打死并送至白马寺焚尸造塔。

  盛唐之时,天堂与明堂的落成,曾构成洛阳城最恢弘壮丽的天际线,显示出大唐建筑无与伦比的成就。

  

  九洲池瑶光殿(复建)黄政伟摄

  ◎雄都“定鼎”“玄武”之变

  《新唐书·地理志》记载,隋唐洛阳城“外郭城东西5610步,南北5470步,其崇高丈有八尺”。近年经考古勘探可知,隋唐洛阳城外郭城,平面近方形,南宽北窄,周长27516米,面积约47平方公里。四面城墙依地势而建,以夯土筑成,共设8个城门。因年代久远,外郭城城墙多已淤埋在地下,地面上残存的只有北城墙和西城墙局部,残存城墙宽14米至16米,城墙外侧用砖包砌。

  外郭城南边的正门叫定鼎门,从定鼎门入城,经定鼎门大街一路向北,跨洛河上的桥梁,再依次经皇城端门、宫城应天门、宫城正殿、玄武门、曜仪门、圆壁南门至龙光门结束,这条大道,是洛阳城的南北中轴线。

  定鼎门作为南北中轴线南起点,地位极为重要。盛唐时期,世界各国使节就是从定鼎门入城,沿定鼎门大街前往宫城觐见帝国皇帝。“雄都定鼎地,势据万国尊。”唐朝诗人韦应物之诗,形象刻画了洛阳城的恢弘和定鼎门的显赫。

  定鼎门遗址,位于今龙门大道与古城路交叉口附近,现已建成遗址博物馆。

  定鼎门始建于隋,它是三门道过梁式建筑,是以城门楼为主体、两侧辅以垛楼,其间以城垣相连的宏大建筑群。定鼎门前方大街又称天门街或天街。考古工作者在定鼎门城门前方,曾发现一处90米宽南北走向的唐代路面,在路面上清理出密集车辙、人脚印和动物蹄印等,一些巨型蹄印直径达20厘米,有人推测是牛蹄印,也有人推测是“汗血宝马”蹄印,后经反复比对,确认是骆驼蹄印。密集的车辙和蹄印,见证了当年定鼎门大街的繁盛。

  唐代除定鼎门外,玄武门也是重要的一处宫门,它是隋唐宫城大内的北门,是皇宫内廷的安全保障。

  玄武门遗址位于今洛阳市唐宫路煤厂后院地下,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洛阳唐城工作队联手洛阳文物考古研究院对其发掘,其建筑形制、沿革变化已基本廓清。

  玄武门遗址发掘中,出土了城砖、板瓦、筒瓦、脊饰等建筑构件,城砖上千余年前匠人手印还清晰可见。同时还发现了花圃,有疑似种植牡丹的迹象。

  唐朝曾有两次玄武门之变。第一次发生在长安(今西安),李世民杀死亲哥哥太子李建成,自己登基。第二次发生在洛阳。武则天临终时,大唐老臣张柬之和太子李显,在洛阳玄武门外发动政变,杀死武则天男宠张昌宗和张易之,恢复唐朝国号。之后唐中宗李显把玄武门改名神武门,门楼改称制胜楼。此次玄武门兵变,李显复位,延续了唐朝江山。

  

  天堂(复建)黄政伟摄

  ◎居家“南园” 诗性洛阳

  2020年5月,为配合隋唐洛阳城国家遗址公园建设,中国社科院考古所洛阳唐城工作队,发掘了位于隋唐洛阳城里坊区履道坊的白居易宅院。

  履道坊是隋唐洛阳城的“富人区”,皇亲国戚、达官贵人,多在此造府建园,大诗人白居易也不例外。

  隋唐时期,管理者以“里”为界限,将城市划分为若干区域,统称“坊”。这是国家政权对城市居民的主要管理模式。隋唐洛阳城中,郭城内南北向街和东西向街纵横交错,形成棋盘式里坊格局。里坊平面略呈正方形,长宽在500米至580米,周围有墙,四面开门,坊中设计十字街。里坊区占据了隋唐洛阳城四分之三的面积。当时的都城长安城也是里坊式,被白居易形容为“百千家似围棋局,十二街如种菜畦”。

  白居易宅院遗址位于洛龙区安乐镇狮子桥村东北。遗址北部为两进式宅院,南部为白居易私家花园“南园”,北、西两面有坊墙和水渠环绕。

  唐朝洛阳城内,除了宫廷皇家园林外,还有不少官宦世族和文人雅士自造的私家园林,白居易“南园”,就是私家园林代表作。他写《池上篇》称:“十亩之宅,五亩之园。有水一池,有竹千竿……优哉游哉,吾将终老乎其间。”又写诗赞南园“有石白嶙嶙,有水清潺潺”“穿篱绕舍碧逶迤,十亩闲居半是池”,抒发着诗人的旷逸情怀。

  白居易宅院遗址出土了一方辟雍砚和一方石制砚台。石砚台内残留干枯墨迹,应是大诗人生前常用物品。陶瓷材质的辟雍砚整体呈圆形,下带一圈蹄形足,周边有一圈贮水凹槽。它施以透明玻璃质釉,仅砚面无釉,槽外侧附有两个笔插。此砚端庄规整,用赏兼得。

  白居易宅院遗址内还出土了一座石经幢,原为一体,残作两块。六面皆有经幢刻文,刻有《佛顶尊胜陀罗尼经》和《大悲心陀罗尼经》,书体俊美遒劲。上刻有“开国男白居易造此佛顶尊胜大悲心陀罗尼”的铭文,佐证此地确为白居易故居。

  除了在履道坊建宅居住外,白居易在龙门石窟附近香山寺还居住了十八载。他在《修香山寺记》中说:“洛都四郊,山水之胜,龙门首焉。”他卜居之时,正是龙门石窟黄金时代,伊水两岸崖壁上斩山造洞“制造佛国”的浩大工程刚结束不久。因为太喜欢洛阳,白居易逝后安葬于洛阳龙门山琵琶峰。

  唐代的洛阳,文人雅士云集。744年,李白和杜甫在洛阳相遇,两人白天相携游玩,晚上纵情饮酒,相谈甚欢。他们还骑马驰骋,追鹰逐鹿,在平原上尽享打猎之乐。临行时杜甫为李白写诗:“李侯金闺彦,脱身事幽讨。亦有梁宋游,方期拾瑶草。”

  唐代的洛阳城,是诗情洋溢之城。宋之问、沈佺期、孟浩然、王维、刘希夷、王昌龄、杜牧等六十余位著名唐代诗人,或在洛阳为官,或来洛阳访亲问友,都为洛阳留下著名诗篇。与此同时,洛阳也涌现出一批才华横溢的诗人,如张说、祖咏、王湾、元结、李贺、元稹、刘方平等,他们创作了大量优秀诗歌,在唐代诗歌史上留下重要地位。

  本文刊发于河南日报2021年3月26日13版  制图 王伟宾

  

来源:河南日报客户端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