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英东家族的南沙情缘与是非

焦点财经Focus 2022-01-14 21:12:16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霍家长房再掀争产大战,主审法官感慨“十分可悲”

作者 | 筱纳

出品 | 焦点财经

豪门家族争产,顶级律师团舌战,最近霍英东家族在香港再掀遗产争夺大战。

富豪霍英东曾立遗嘱要求“去世20年后才可分家产”,不过距离20年之约还有5年,家族已经公开争夺遗产多次。如今长房五子女再次“整整齐齐”列席被告原告位,加上郭晶晶、霍启刚等明星效应,一时间霍家争产案同时登上财经版块和娱乐版块,连主审法官都感慨“案件十分可悲”(rather sad case)。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霍家后代的遗产争议焦点不在香港,而是围绕霍英东在广州南沙买下的3.3万亩土地展开,更牵出当年“一元转让南沙土地权益”和“十年有权回购”的约定旧事。

广州南沙原有“烂淘沙”之称,曾经的荒凉偏僻地随着粤港澳大湾区、自贸区等发展,一跃成为热土,地价飞涨。法庭上,长房二子霍震寰方律师直言,长房三子霍震宇以前叫南沙“猪头骨”(粤语中形容没人愿意做或者很难完成的事情),后来才发现这里是“金山”,而霍英东在南沙的“地产梦”还未实现。

因“一元转让南沙土地权益”约定起争端

霍家争产案件曾在2011年闹得沸沸扬扬,后在前特首董建华和前律政司司长梁爱诗的斡旋,2012年大和解。

此次再起波澜其实源于2013年,三子霍震宇原以为南沙项目是“猪头骨”,与董建华深聊后,才知那里是“金山”,所以霍震宇、女儿霍丽娜、霍丽萍联合控告长房次子霍震寰隐瞒霍英东遗产中的南沙发展项目权益,长子霍震霆、霍英东基金有限公司、有荣有限公司、霍兴业堂置业有限公司等也被列入被告。

经过8年调查, 2022年1月11日案件终于开庭,各方均聘请了知名律师,律师团被称为是“星光熠熠”。案件证据材料等数量惊人,需由工作人员用小推车带进法庭,由于案情复杂,开案陈词就需5天。

从庭审记录来看,多方还原了当年一桩“一元转让”旧事。1996年,霍英东在南沙以3亿港币价格,购入了3.3万亩地皮,南沙权益项目部分由霍英东番禺建设基金和家族企业有荣有限公司各持有一股。

因为霍英东祖籍广东番禺,因而南沙是“贴近他内心的地方”,且虽然当时一片荒芜,但因其地理位置,有潜力发展杭运河旅游业。当时被迫离开香港地产界的霍英东有意在此重续“地产梦”,将南沙发展为“广州的香港尖沙咀、中环”。霍英东当年还预计,南沙发展区动工5年后,每年经常性收入可以超过10亿港币。

1997年,因为资金问题,霍英东以象征式的一元,把有荣有限公司持有的南沙项目价值近70亿人民币的一股,售予霍英东基金有限公司,同时也订明回购条款,有荣公司可在10年内,即2007年6月30日或之前赎回,回购价截至2007年为23亿元。

案件争议点在于,2011年之前,次子霍震寰是唯一知道回购权事宜的人,当时他在家族会议说过此事,表示“我諗大家唔好講咁多嘢啦,爸爸嘅意願係咁”(我想大家不要讲这么多东西了,爸爸的意愿就是这样的),2012年霍家大和解。

霍英东的南沙“地产梦”

霍英东是名副其实的地产教父,他首创了“卖楼花”,即预售制的前身,运用“高周转”模式开发土地,这些方法至今仍被地产商们学习。

晚年时期,霍英东将精力聚焦在开发广州南沙上,陆续在南沙湾建成了南沙会展中心、南沙科学馆、沙湾大桥、港前大道等公共设施。

霍英东之于南沙,究竟是慈善地产梦还是商业地产梦?法庭上,针对这一点,长房子女进行了激烈辩驳。

在霍英东的遗嘱安排下,二房、三房子女不许经商从政,长房三子中,长子霍震霆继承体育事业,次子霍震寰掌管霍英东集团,三子霍震宇掌管高科技产业以及南沙开发项目。

霍震寰常被说最像霍英东,他一力主张南沙是为慈善,要完成父亲未竟的“地产梦”。对于未披露回购权事宜,2012年他曾表示,如果父亲有意买回股份,一定会向家族成员交代。2002年到2006年,霍英东向霍英东铭源发展有限公司注入35.2亿港币,发展南沙,并且订明家族成员不得有任何争议。霍震寰方认为父亲既然无意回购,所以没有主动披露,是“疏忽”,而不是“故意隐瞒”。

霍丽娜代理律师则反驳,霍英东生前多次提及南沙的投资是为慈善和发展国家,但从无公开否认项目非为赚钱,赚钱和慈善事业可以同时进行。

律师称,该股份转让不是商业买卖,基金会向南沙提供资金,角色应该是资助者,而不是投资者,且回购权证明霍英东本人想让有荣公司保留一股,也没有提及南沙项目的收益用作慈善用途,没有改变建设地产王国的想法。

“讲来讲去,还是靠地产发达”

霍英东买下南沙湾地皮时,那里还是一片滩涂,而现在,南沙湾地区被规划为粤港澳大湾区创新合作先行区,定位为广州国际海洋文体休闲中心,身价今非昔比,且南沙湾还被视为潜力板块,不少楼盘打出的宣传语是“香港有铜锣湾,深圳有深圳湾,现在广州也有南沙湾。”

近年来,霍家在此相继建成南沙大酒店、香港中华总商会大厦、虎门渡轮码头、天后宫、南沙新客运港、霍英东集团大厦、南沙大厦、英东中学等。然而3.3万亩的体量十分庞大,霍家还留有大片未开发的土地。 

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霍家才在南沙湾建设首个住宅项目,2020年,霍英东集团还与星河控股集团合作,霍震寰、黄楚龙儿子黄德安出席了项目。

《时局的生意:霍英东自述》一书中,霍英东曾说过这样一句话,“讲来讲去,还是靠地产发达。”不过霍家在南沙的地产开发步伐缓慢,一度还被质疑有“囤地”之嫌,被认为减缓了南沙的开发进度。而此次争产会对南沙湾土地开发有何影响,也引发了业界猜测。

霍英东去世15年后,子孙又因地产一事闹上法庭。主审法官在听了霍家长房女儿律师的陈述答辩时,感概“可悲”,法官言明长房子女从各自角度诠释霍英东心意,霍丽萍和霍震宇只是关注南沙发展项目是否损害家族利益,霍震寰只是想实现父亲的地产梦,长房子女都不是为了个人利益而提出诉讼,“个人至今仍继续诉讼,并非法庭乐见”。

霍家争产案预计将近3个月,法庭外,霍震寰和霍丽娜各自面对记者提问时,对一个问题回答了同样的话,表示当然希望能够和解,一家人过一个年。

陈词环节结束后,接下来霍家长房五子女预估均将出庭作证,不知届时将是何种场景。而这一出精彩过电视剧的豪门恩怨将怎样收场,有待进一步关注。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