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打头阵 肩挑房企“中兴”重任

焦点财经Focus 2022-01-13 19:08:46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落日余晖,老将谢幕,后浪翻涌。

作者丨王迪  

出品丨焦点财经

地产老将封刀隐没,90后剑出鞘、挑大梁,亮相于新的地产战局。只不过,此时的地产江湖,没有了快马、扬鞭、厮杀的恣意张扬。日落之下,他们面对的是,时而被抛上浪尖、时而打入谷底的企业境遇。

对于他们而言,肩负企业中兴的重任,而这一切的前提是自救,是善后,其次才是发展。

1月13日,焦点财经获悉,90后高管雷志鑫在今年1月3日被委任为当代置业执行总裁,分管投资、销售工作,成为新生代走上前台的又一标志。张鹏仍为当代置业执行董事兼总裁。

“之前雷志鑫就是公司副总裁,分管华东区域业务,华东区不是以上海为中心,主要以苏州、湖州、安徽等区域为主,目前雷志鑫已由地方调任总部北京。”有知情人士告诉焦点财经,当代的区域总都是副总裁级别,在此次新任命中亦有少数区域总进行调整。

从雷志鑫的简历可以看出,1990年生人,年轻有为,而他的入行路径与张鹏十分相似,本科南昌航空大学毕业后曾在人民日报江西分社从事记者,之后又在华中科技大学攻读新闻学硕士,同为从记者入行转企业。从最年轻的副总经理、集团中心总经理、城市公司总经理、区域公司总经理、区域公司董事长到最年轻的总裁助理,雷志鑫刷新了当代体系内的年龄记录,在当代置业身处美元债违约的困局中走马上任。

事实上,雷志鑫的上任经历与另一家爆发债务危机的蓝光发展二代杨武正异曲同工。

去年7月,千亿房企蓝光发展发生9亿债券违约,总裁迟峰、首席财务官欧俊明辞职,95后海归少帅杨武正临危受命“一肩挑”董事长和总裁二职,刷新了行业掌舵人年龄的新低。

同样是面对企业债务危机,一个是在当代置业7年颇受重视的老将,一个是面临接班的地产二代,面临的课题同样是企业自救及纾困。

善后与中兴

针对两次相似的90后任命,在接受采访的专家表达的观点更多是,不是救活,而是善后。“大多数暴雷的房企不太可能救活,结局会像秦禾、华夏幸福一样,除非全国房价大涨。”有相关人士对焦点财经表示。

此时,当代置业提拔雷志鑫不外乎有几个原因:一方面,稳定局面,为企业发展赢得时间,以备债务问题的解决。另一方面,年轻人视野更开阔,且更具精气神及活力,便于解决临时问题,此外,由于债务问题此种企业往往有很多历史问题,新人在处理问题上会避免相关难点,处事也会更谨慎。此外,所任用的人基本都是老板十分信任的人,且具有一定的能力,能够更方便地协调政府和企业债务关系。

就雷志鑫所在的地产发展路径来看,在投资及拓展方面颇具经验。雷志鑫2013年曾在联泰地产担任总经理助理,基本熟悉房地产开发业务流程后,2014年8月正式加入当代置业,先后在江西区域、上海区域任职投资发展专业副总。直到2017年2月调入集团投资发展中心,任职投资三部总经理。2018年,业务拓展浙江,雷志鑫同时转战一线综合岗位担任湖州城市公司总经理。 2020年1月,雷志鑫升任(代)为当代置业总裁助理兼华东当代区域董事长、区域总裁。

重视营销,促进现金流快速回正,可以减轻房企资金压力,只是,在行业式微的大背景之下,购房者市场信心的恢复仍需要时间。

现实的情况是,此前融创服务收购第一服务告吹,让当代置业自救依然困难。当代置业董事会主席张雷以及总裁张鹏在10月23日给员工发了一封内部信称,对于这次债务问题,公司也采用了资产处置、股东借款、战投方引入等方式,在形势更加严峻的情况下,有几项工作没有达到预期的结果,导致此次风险出现。随后,当代置业一笔2.5亿美元优先票据正式违约。与此同时,蓝光发展的困局是,277亿巨债压顶,超14亿的资产仅1元甩卖也表明了它目前较为艰难的处境。

此外,一般暴雷企业会存在实控人不在国内的问题,企业后续问题由家人管理或者新任的置业经理经理人会比较符合逻辑。例如,佳兆业在出现理财暴雷之后,老板郭英成前往香港并没有出现在维权的现场,而是由佳兆业集团董事局副主席兼总裁麦帆出面应对债权人的违约兑付问题。只是通过电话连线现场投资人表示,“给佳兆业时间,有能力和办法偿还。”

“如果房企发生美元债违约暴雷,媒体不被曝光还好,一旦曝光便会出现连锁反应,基本就意味着这家房企处境危难,因为协议都是交叉违约,一旦曝光会触及多笔美元债还款及利息,通常情况下国内已经出现拖欠违约的项目。房企最后的结果基本是等待国资或者其他实力房企接盘。”汇生国际融资总裁黄立冲对焦点财经称。

少主“当家”

与蓝光杨武正临危受命解决自家债务难题不同的是,前几年接班的90后少主则是由分支业务继承家业。

比起此前80后中坚力量的陆续上台,90后匡扶企业中兴更显年轻,且需要提前铺陈。早在2019年6月,1990年出生的融创少东家、孙宏斌长子孙喆一,出任乐创文娱董事长、CEO;90后融信创始人欧宗洪二公子欧国飞接任融信集团第二事业部总裁。

近年来,杨国强女儿杨惠妍也开始由碧桂园副主席调任为联席主席;长江实业李嘉诚退休,恒基地产李兆基宣布两个儿子接班。虽然二代并非90后,但是意图相似。此外,对于打下江山的一代地产企业家,许荣茂、王振华、王健林、孙宏斌来说,也为儿子铺就的道路不同,希望他们踏上同样的阶梯。

更为重要的是,面对行业下行和业绩要求的双重压力,在企业面临发展抉择的时候,由家族内部进行航向的校准,或许会更稳妥些。只是,新生代的力量有冲劲,在地产黄金时代谢幕之下,救自家房企于水火且是否能够将企业发扬光大依旧面临难点。

何况现实的情况是,公司暴雷及掌舵人变动导致高层异动的情况比比皆是,此时上任的执行总裁往往需要面临组织架构的调整及高管的不稳定,也会面临企业发展的断层。据不完全统计,在2021年出现的现金流危机中,其中,奥园全年高管职务变动19人、蓝光发展14人、花样年7人、恒大6人、泰禾5人。

以中原地产为例,去年11月,中原地产二代接班人上位,施永青之子施俊嵘,1988年出生,从老将黎明楷手中接过中原地产(中国内地)主席一职。直接导致的是,中原地产大陆区域三大高层将全部离职:中原大陆区总裁赖国强、中原大陆区副总裁兼华东区总裁陆成请辞,中原中国大陆区主席黎明楷会于今年12月31日退休。

正如一个硬币的两面,作用与反作用是相通的。经历去年疫情的“拷打”,以及“三道红线”监管新规的高压,“裂变”做专、“聚合”提效、精简架构、业务转型等多重矛盾亟待解决,这也加速了新生代继任的步伐。

据不完全统计,2021年,有接近40家房企“一把手”发生变更。另援引野马财经不完全数据统计,2021年全年共有房企集团层面高管人事变动接近800人,其中离职(辞职、退任、免职、退休)高管超过300人。

万达酒店主席丁本锡退任,保利置业董事会主席、执行董事张炳南辞职,大悦城控股董事长周政辞职,保利地产董事长宋广菊退休。此外,阳光城朱荣斌辞职离场,罗臻毓将挥手告别服务20年的凯德,被业内称为“最年轻的地产总裁”李和栗辞任中梁控股执行董事、联席总裁;新力控股陈凯辞职后加入卓越;实地集团执行总裁兼CFO李斌任职不足两年离职……都在说明老旧更替的趋势。

在这其中,原因不外乎,企业发展与个人意愿不相符,销售放缓,部分房企业绩目标难完成,杀鸡儆猴,促销售,战略收缩、开源节流等。更重要的是,企业发展需要补充新生力量,且年轻人在体力方面更具优势。

时代的余晖正打在每一个人的脸上,老将谢幕,后浪翻涌。当落幕前奏响起,历经黄金时代的人也曾名利双收,留在记忆中的是昔日的“金戈铁马”,不复从前,而对于身处落日中的新生代,又将如何在挣扎之中匡扶前辈及父辈的荣光与期许?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