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档 | “三道红线”踩中“两道” 雅居乐“走钢丝”

焦点财经Focus 2020-10-15 21:45:47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雅居乐早已不复往日荣光。

为了在“千亿”阵营继续攀爬,雅居乐必须在土地市场全力以赴。10月15日,广州从化、花都两宗宅地入市交易,其中,从化区江埔街迎宾大道北侧地块,由雅居乐以18.78亿元底价拿下,楼面价约6480元/平方米。

三天前,太原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网站发布的关于SG-2063、SG-2064地块的出让结果显示,该两宗地块由山西雅居晋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简称:山西雅居晋明)竞得,成交总价为6.64亿元,而山西雅居晋明为雅居乐的间接控股公司。

资料显示,上述两宗太原地块均为城中村改造项目,宗地面积总计8.79万平方米,将由雅居乐城市更新集团进行开发。其中,雅居乐城市更新集团系今年上半年刚刚成立的公司,业务范围覆盖旧村、旧厂、旧城及棚户区改造等,上半年,该集团累计签订了13个合作协议,锁定预计建筑面积近1000万平方米,货值约2400亿元,大湾区的城市更新项目占比83%。

据克而瑞统计,目前,品牌房企确有半数已经参与到城市更新领域,合作与收并购的步伐加速,虽然入局者众多,但单独设置了城市更新集团的房企却不多见。华南房企中,仅有佳兆业、富力、奥园以及卓越,大多数房企仍将其视作地产的一个板块来进行运作。

在雅居乐看来,随着城市更新项目的加速转化,公司将获得新的销售贡献及利润增长点,该集团预计三年锁定总货值约4500亿元至5000亿元,并于每年供应土地建面60至80平方米,土地货值约150亿元至180亿元。

除城市更新集团外,雅居乐也在通过招标、拍卖、挂牌、勾地及股权收购等方式积极拿地。截至今年9月底,雅居乐的拿地金额累计已达160亿元。9月单月,雅居乐的拿地建筑面积为26万平方米,成交总价29亿元,平均楼面价为11406元/平方米,与行业房企5299元/平方米的拿地均值相比略高。7月份,雅居乐还曾以38.8亿总价拿下中山市拍地史上新晋地王,不过该地块引入了资方中国平安。

此前,雅居乐主席陈卓林表示,下半年,公司希望能留着现金寻找合适的收并购机会,如果没有合适的项目,也可以留着现金到明年进行收并购。即使拿地也要符合公司负债保持在70%左右的水平,并表示雅居乐目前的策略是现金回来后拿一半出来投出去,并会以地产为主,其他产业占四分之一左右。

积极加码的背后,是雅居乐所面临的销售进一步增长的压力。目前,雅居乐的预售金额合计为897.7亿元,销售建筑面积为666.5万平方米,平均售价为13469元/平方米。按照公司1200亿元的年度销售目标来看,其目前的完成率为74.8%。按照管理层此前表态,随着市场的进一步回暖,以及销售力度的加大,公司有信心完成全年销售目标。

大举拿地的雅居乐,在债务方面的压力也在走高。2017年至2020年年中,雅居乐的负债总额分别为1191.81亿元、1754.65亿元、2078.95亿元及2301.66亿元。其中,流动负债分别为834.73亿元、1203.78亿元、1476.88亿元以及1643.74亿元。

截至今年年中,其所持现金以及银行存款为464.07亿元,能供公司动用的只有383.62亿元,受限制现金为80.45亿元。其中,公司将于一年内到期的有息债务为403.03亿元,此外,其还有136.33亿元的永续债,偿债压力之大可见一斑。

在现金流方面,雅居乐的表现同样不尽如人意。今年年中,雅居乐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75.21亿元,相比近千亿的有息负债堪称杯水车薪。不仅如此,雅居乐的现金流情况极不稳定,其2019年的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仅有-145.51亿元。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三道红线”成为房地产行业绕不开的话题。为了控制房企有息负债的增长,监管部门设置了“三道红线”,即,“剔除预收款之后的资产负债率不得大于70%;净负债率不得大于100%;现金短债比不得小于1倍”,该新规将于2021年1月1日起施行。

各房企根据触线情况,将被细分为“红、橙、黄、绿”四档,全部触线为红色档,有息负债不得增加;两项触线为橙色档,有息负债规模年增速不超过5%;一项触线为黄色档,有息负债规模年增速不超过10%;若房企全部指标均符合监管层的要求,则为绿色档,有息负债规模年增速可放宽至15%。

华创证券分析指出,“三道红线”政策实施后,房企的存货周转有望提速,引入联营、合营投资者的案例可能增多,销售回款周期或将缩短。融资规模对于房企的运营至关重要,当下的负债指标直接决定了未来的融资规模,触线的房企未来融资或将受限。

根据今年中报的数据,雅居乐剔除预收款之后的资产负债率为72.79%,现金短债比为0.79,踩中两道红线。当期,其净负债率为73.3%,调整永续债之后的净负债率为114%,杠杆高企。

在房企纷纷暂缓拿地、降杠杆的当下,雅居乐丝毫没有放慢拿地的节奏,且拿地金额逐渐攀升,这或带给雅居乐新的压力。此外,雅居乐还有不少项目布局在三四线城市,而在“房住不炒”之下,这些城市的房屋销售并不畅销,雅居乐的业绩增长也正面临新的不确定性。

随着地产行业进入调整深水区,雅居乐开始更多转向环保、家装、代建等多元化业务,旗下的家装和园林平台雅城也在今年6月底向港交所提交了招股书。雅居乐分拆雅城上市有融资考虑,可以降低负债,但是,雅居乐的园林景观业务跟地产一样,未来一两年面临经营压力。

招股书披露,2017年至2019年,雅居乐集团及其他关联方对雅城集团的总收入贡献分别为99.4%、91.1%及78.9%,第三方的贡献分别为0.6%、8.9%及21.1%。由此看来,雅城集团的收入主要依赖于母公司雅居乐集团,而这会导致,雅城的风险因素将多与母公司相互捆绑。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立场和观点。本文著作权归搜狐焦点所有。未经允许,严禁转载;经允许转载或使用本文时,请注明来源。获得转载授权请联系:focuskf@vip.sohu.com。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