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联邦财政出现问题,民主党和共和党都是怎么解决的?

搜狐焦点海外地产 2018-10-30 11:33:19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美国2018年的中期选举即将到来,如何在两党之间作出选择,以什么为根据?“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让我们首先通过具体的各项宏观经济指标来比较两党主政白宫的经济实绩。本篇将关注两党在联邦财政和国债方面的纪录。

根据自己在金融信贷工作超过20年的经验、体会和多年对美国政治经济历史的研读和观察,笔者认为(1)一个国家的国民经济包含了私营经济和公共经济两个部分;(2)私营经济的确有内在的运行规律,运行良好的时候可以起到带动整个国民经济的火车头作用;(3)但是如果私营经济完全放任,其后果就会非常严重,1929-1933以及2007-2009的两次经济大崩溃就是惨重的历史教训;(4)而公共经济则日益成为一个现代文明社会的基础和标志,特别是在私营经济衰退甚至崩溃的时候,它更是重新启动整个国民经济的火车头。

那么一个国家的公共经济包括哪些部分呢?国防外交,公共建设,公共教育,公共医疗,基础科研,文化艺术,以及其他各种各样的公共服务。所有这些公共事业的运作,都以全民共同福祉为根本目的,因此笔者把它们定义为公共经济。而公共经济的经费何来?在美国就是联邦,州和市镇三级的公共财政收入和支出,但是州、市、镇的财政规模与联邦的财政规模完全不在一个等量级别。如果联邦财政收入大于支出,就会有财政盈余(surplus),如果入不敷出,就会出现财政赤字(deficit)。为了填补财政赤字,联邦政府只好发行国债。因此联邦财政的状况和趋势,在相当程度上代表了一个政党的执政经济表现。

如同连载之一的序言中说明的三个因素:(1)立法过程的漫长;(2)美国经济规模的巨大惯性;和(3)联邦财政年度的定义(每年10/01到次年09/30),笔者在分析所有经济指标的时候,都做了一年的时效调整,即每个总统的经济业绩都比他的政治任期滞后一年。还需要在此说明的是,一般而言,总统内阁每年向国会提交下一年度的财政预算方案,要经过众议院和参议院的非常复杂的立法过程,最后由总统签署。因此,最后通过的联邦财政预算,是总统内阁和国会两院的共同作品,其后果自然应该由三方共同承担责任;如果一个政党同时执掌白宫和国会两院,那么该政党就应该承担完全的责任。

笔者采用了thebalance.com自1929年开始一直到2018年的联邦财政赤字(Federal Budget Deficit)数据(注1),2018年的数据来自于国会预算办公室(注2, 3)。

因为联邦财政规模随着经济规模的扩大而增大,所以联邦赤字经常表达为GDP的百分比。以下图表1暗红曲线显示了1929年以来每个财政年度的联邦赤字和GDP的百分比。一般而言,经济增长的年份,联邦赤字就会下降;如果经济增长放慢,特别是负增长(即经济衰退),联邦赤字就会上升。这是因为经济缓慢甚至衰退的时候,联邦税收也会减少,而为了拉动整个经济,联邦支出反而增加。例如经济在1929-1933 和2007-2009年大衰退,联邦赤字就上升到1934年的5.4%和2009年的9.8%。联邦赤字从1939年的3.0% 急剧上升到1943年的26.9%是因为二战的原因,二战结束之后,就迅速回落到1948年的财政盈余(-4.8%)。

图表1

图表2显示了从1929年胡佛以来历任总统的联邦财政赤字。蓝色长条代表了民主党的七位总统48年主政时期,红色长条代表了共和党的八位总统41年主政时期。图表1和图表2显示:

1、联邦财政赤字在里根-老布什的连续12年任期开始大幅度上升,在1992年高达2900亿美元的赤字(GDP的4.4%);

2、克林顿接手了前所未有的联邦赤字,然后在八年任期内实现连续下降,在1998年实现财政盈余(1969年以来的第一次),然后在2000年达到2360亿美元的盈余;

3、小布什从克林顿继承了2001年度的1280亿美元财政盈余,就立刻反转为赤字,而且再创新高,留下2009年的14130亿美元联邦赤字(GDP的9.8%);

4、奥巴马上任之后,联邦赤字开始回落,于2015年降到4380亿美元(GDP的2.4%);

5、川普接手的2017年联邦赤字是6650亿美元,然后在他的第一个财政年度2018年,联邦赤字就上升到7930亿美元(GDP的3.9%),而且根据国会预算办公室2018年4月19日公布的最新预测,联邦赤字在2019-2028将会上升到每年平均1.2兆美元,赤字规模将会上升到GDP的5.4%。

图表2

根据图表1和图表2的数据,笔者计算联邦财政赤字在每个总统任期的期初到期末的变化值,任期的变化率和平均每年的变化率。以下列表1将15位总统按照联邦赤字平均每年的变化率排名如下。

列表1

列表1显示,约翰逊在五年任期内将60亿美元的联邦赤字扭转为30亿美元的盈余,联邦财政改善率达到150.0%,平均每年改善30%,因此名列第一。克林顿在八年内将2,550亿美元的联邦赤字扭转为1280亿美元盈余,联邦财政改善150.2%,平均每年改善18.8%,名列第二。杜鲁门将赤字从480亿美元降到60亿美元,平均每年改善10.9%,居第三。奥巴马将接手的14,130亿美元赤字下降到6,650亿美元,这是降幅绝对数值最大的,平均每年下降6.6%而名列第四。艾森豪威尔是唯一的共和党总统在任期内减少联邦财政赤字,因此进入前六名。

从1929年到2018年的89年,总共15任总统,包括七个民主党主政的48年,和八个共和党主政的41年。根据列表1的数据,按照两个政党进行分类统计,得到图表3如下。联邦财政赤字在民主党主政时期累计下降(改善)了11,140亿美元,而在共和党主政时期累计增加(恶化)了19,030亿美元。

图表3

图表3包含了两个政党的总统人数不一(七和八)的因素,因此将每个政党的联邦财政赤字累计变化值除以该党总统人数,可以算出平均每个民主党总统任期的联邦赤字下降(改善)了1,591亿美元,和平均每个共和党总统任期的联邦赤字增加(恶化)2,379亿美元。

为了消除图表3中两个政党主政年数不一(48和41)的因素,将每个政党的联邦赤字累计变化值除以该政党的主政年数,可以算出在民主党主政期间,联邦赤字平均每年下降(改善)了232亿美元,而在共和党主政期间,联邦赤字平均每年增加(恶化)464亿美元。

将以上结果归纳得到列表2。另外,联邦财政盈余(surplus)在民主党主政48年期间发生9次,发生率18.8%,而在共和党主政41年期间发生3次,发生率7.3%。

列表2

当联邦财政出现赤字的时候,联邦政府就只好通过发行国债来填补空缺。现在让我们回顾一下国债的历史纪录。笔者采用了thebalance.com自1929年开始到2018年的国债(National Debt)数据(注4),也参考了国会预算办公室的报告(注5)。

图表4以蓝色曲线和左边的轴线表示数值单位显示1929年以来的国债和GDP的百分比,以暗红曲线和右边的轴线标识数值单位显示1929年以来的联邦赤字和GDP的百分比。一般而言,只要有联邦赤字,国债就会累积增加。

图表4

图表5显示了从胡佛以来历任总统每年的国债数据。蓝色长条代表了民主党的七位总统48年主政时期,红色长条代表了共和党八位总统41年主政时期。图表4和图表5显示:

1、在二战之后,国债规模在两党总统的共同努力下保持了下降趋势,在卡特执政期间降到最低点,GDP的31%。

2、但是在里根-老布什的连续12年任期,因为两次大幅度减税,个人最高税率在1981从70%降为50%,然后在1988年降到28%;由此而来的联邦赤字带动国债开始大幅度上升,在1982年首次超过1兆美元大关,在1989年首次超过GDP的50%。

3、克林顿接手的国债相当于GDP的64%,在上任之后将个人最高税率提高到39.6%,从而在八年任期内扭转财政赤字为财政盈余,实现国债规模连续下降到离任时候GDP的55%。如果克林顿时期的经济政策和财政税率保持不变—— 副总统戈尔在2000年竞选时候就承诺将财政盈余偿还国债——那么国债就有可能在大约24年之内,即2025年全部付清(2000年的国债是56,740亿美元,除以2000年的财政盈余2,360亿美元)。

4、但是小布什上台之后再次将个人最高税率降低到35%,联邦财政重新变为赤字,国债规模立刻再次上升,留下2009年的11.91兆的国债相当于GDP的83%,上升了28个百分点;

5、奥巴马上任之后,将个人最高税率恢复到39.6%,联邦赤字开始呈现回落趋势,但是国债规模依然上升到2017年的19.57兆美元,相当于GDP的103%。上升了20个百分点;

6、川普于2017年底签署减税法案,不仅将个人最高税率降低到37%,而且将公司税率从35%降到21%(读者不妨思考一下这对谁会带来直接的好处),因此他的第一个财政年度2018年立竿见影,联邦赤字立刻再呈上升趋势,达到到7,930亿美元,已经超过了奥巴马在2012年之后的所有年度联邦赤字,导致国债进一步上升到21.48兆美元,达到GDP的107%。而且国会预算办公室在2018年4月19日预测联邦赤字将会在2019-2028的未来10年累计达到12兆美元,因此国债规模将会从2018年的21.48兆美元急剧上升到33.48兆美元。

7、1981年以来的联邦财政历史已经上演了两次轮回:共和党恶化-民主党好转-共和党恶化-民主党好转。2018年是川普的第一个财政年度,虽然不到盖棺定论的时候,但是进入第三个历史轮回的前兆已经非常明显:共和党恶化,而且愈演愈烈,前景堪忧。

图表5

根据图表4和图表5的数据,笔者计算国债在每个总统任期的期初到期末的变化值,任期的变化率,和平均每年的变化率。列表3将15位总统按照国债平均每年的变化率排名如下。

列表3

列表3显示,杜鲁门八年任期内国债从2,600亿美元增加到2,660亿美元,任期上升率2.3%,平均每年上升0.3%,而且有三年国债下降,因此名列第一。艾森豪威尔八年任期,国债平均每年上升1.1%,而且有两年国债下降,因此名列第二。肯尼迪三年任期内,国债平均每年上升2.7%,名列第三。读者值得注意的有三点:

1、罗斯福期间,因为接手了历史上最严重的经济崩溃和最大规模的世界大战,国债规模增长最大,平均每年增加85.9%,倒数第一;但是他的继任者杜鲁门在1945年二战结束之后,就立刻将联邦赤字扭转为盈余,从而控制了国债规模基本不变。

2、民主党七位总统的国债平均每年增长率低于10%(最高是奥巴马的8.7%)。

3、而尼克松之后的四位共和党总统,福特,里根,老布什和小布什,一共23年的主政期间,国债规模平均每年增加13.1%-23.3%。川普目前只有的2018年的增加6.1%的纪录。

从1929年到2018年的89年,总共15任总统,包括七个民主党主政的48年,和八个共和党主政的41年。根据列表3的数据,按照两个政党进行分类统计,得到图表6如下。国债规模在民主党主政时期累计增加了10.25兆美元,在共和党主政时期累计增加了11.12兆美元。

图表6

图表6包含了两个政党的总统人数不一(七和八)的因素,因此将每个政党的国债累计变化值除以该党总统人数,可以算出平均每个民主党总统任期的国债增加了1.46兆美元,和平均每个共和党总统任期的国债增加1.39兆美元。

为了消除图表3中两个政党主政年数不一(48和41)的因素,将每个政党的国债累计变化值除以该政党的主政年数,可以算出在民主党主政期间,国债平均每年增加2,135亿美元,而在共和党主政期间,国债平均每年增加2,713亿美元。

将以上结果归纳得到列表4。另外,国债下降在民主党主政48年期间发生三次,发生率6.3%,而在共和党主政41年期间也发生三次,发生率7.3%。

列表4

尊敬的读者,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对五个宏观经济指标进行了大数据的统计分析。为了能够对这15位总统进行一个综合比较,笔者做出以下设定:(1)因为这五个经济指标都是密切相关,所以给与每个指标同样权重;(2)排名第一得15分,第二得14分,由此类推,第15名得1分。

将到目前为止每个总统在五个指标的得分汇总,得到列表5如下,约翰逊(65分),肯尼迪(56分)和克林顿(54分)名列前三名,民主党包揽了前六名,共和党包揽了倒数六名。

列表5

到目前为止,两个政党在五个指标的团体分数,列表6如下,民主党目前总得分357分,共和党总得分203分。

列表6

另外,在两个政党主政期间,在共和党主政期间发生经济衰退,就业机会减少和失业率上升的频率都是在民主党期间的两倍以上;而联邦财政赤字在民主党期间下降的频率是共和党期间的两倍以上,国债下降的发生频率则两党大致相当。

列表5

至此,通过对以上五个主要经济指标进行大数据(1929年以来)的统计分析,得出了两个政党在经济方面的实际业绩。笔者将在下一篇解读两党在经济方面实际业绩为何有如此鲜明的对比,是否因为两党在1929年以来有截然不同的治国理念,经济政策,执政策略,乃至竞选言行而造成的,敬请关注。

国会山壹号公馆位于西雅图市中心东侧国会山,位置便利,距离各大企业10-15分钟车程,周边靠近学校和公园,环境清幽;是繁华城市中一处别致清幽的居所。

位置

国会山地区位于西雅图市中心东侧,紧邻南北连通墨西哥和加拿大的5号州际公路,交通十分便利,驾车前往轻松到达各大企业和塔科马国际机场,去往华盛顿大学只需6分钟车程。开车15分钟之内可达各大企业总部,包括亚马逊、谷歌、微软、星巴克等

周边

国会山地区是西雅图潮流时尚聚集地,除商场,超市,购物中心,餐厅外,还有各色时尚小店和酒吧,生活娱乐设施丰富;项目北边临近志愿者公园,靠近Lowell小学校区,繁华而不喧闹,从屋顶露台可眺望市中心,公园和庭院,生活便利的同时又环境雅致。

步行5-10分钟可达主要街道--百老汇东街和商业区,各色小店和餐厅极富当地特色,夜晚有诸多酒吧开放,生活丰富多彩。

项目位于安静的住宅区,靠近公园和Lowell小学,附近社区幽静,步行可达主要街道,有公共交通,特色小店和生活所需的各种设施,非常便利。

距离Lowell小学操场仅一街之隔

步行可达主干道商业区,国会山区域时尚现代,步行可达百老汇东街,坐落着多家欧式商铺,娱乐生活设施丰富。

咨询海外房产项目信息,请拨打免费电话:

400-032-1401

(文章来源:美国华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