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广昌180亿套现背后的商业逻辑

焦点财经Focus 2022-09-21 20:40:44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近两年,受疫情和市场下行影响,豫园股份的地产业务营收持续下行,2020年-2021年,均同比下降10%。9月19日,在减持豫园股份后,复星下属复星高科回应称,对于近期减持和出售资产,是坚持投退平衡的财务战略的…

作者|陈盼盼

出品|焦点财经

尽管郭广昌一再否认“跑路”传闻,“复星系”仍在大举减持国内上市公司股份。

9月19日晚间,新华保险和豫园股份双双发布被复星系减持的公告。

新华保险公告显示,复星国际于9月15日减持其2615.95万股H股股份,约占总股本的0.84%。本轮减持后,复星系持股比例将降至5%以下。

豫园股份则称,控股股东复星高科技于8月26日至9月19日累计减持公司股份3892.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套现约3亿元。

若将时间拉长至今年以来,郭广昌的“复星系”已先后减持14家上市公司股份,累计套现超180亿元,一度被传债务压顶、套现还债。郭广昌虽予以否认,却未停止减持步伐。为何如此?减持背后的逻辑又是什么?

“酒”不香了?

或许可以从豫园股份身上窥探一二。

今年以来,豫园股份共发布两笔减持公告,一笔是8月23日,拟减持泰康保险,一笔是9月3日减持金徽酒13%股份。

豫园股份前身为上海豫园商场,后经股份改制,于1990年登陆上交所。2002年,复星集团斥资3.5亿获得豫园股份20%,成为豫园股份第一大股东。随后十余年间,复星利用豫园股份进行对外投资,帮助复星在金融、旅游、房产等领域实现进一步扩张。

期间,豫园股份业绩平平,起伏不定。直到2017年,豫园宣布与复星进行重大资产重组,复星将旗下地产业务资产注入豫园,业绩才获得翻倍式成长。

2018年,复星系对豫园股份的持股比例升至68.25%,完成绝对控股。随后,豫园股份成为复星旗下家庭快乐消费产业平台,并通过不断并购扩大商业版图,布局多元化赛道。

2018年-2021年,豫园股份陆续收购比利时国际宝石学院、TomTailor29.99%股权、汉辰表业等资产,扩大珠宝板块边界。期间,豫园收购舍得酒业、金徽酒,布局郭广昌中意的白酒,还通过并购AHAVA及WEI两大品牌,加码化妆品赛道。

经过一番“买买买”,到2021年,豫园股份的主营业务涵盖珠宝时尚、商业管理、文化餐饮、食品饮料、国潮腕表、美丽健康、复合功能地产。

不过,众多业务中能为豫园股份贡献营收的,只有珠宝时尚和地产业务。

去年,珠宝时尚营收274.5亿元,占比53.8%;地产业务实现营收168亿元,占比32.9%。酒业营收18亿,占比3.5%,但与其他业务一样,对豫园股份总体营收贡献度不高。

近两年,受疫情和市场下行影响,豫园股份的地产业务营收持续下行,2020年-2021年,均同比下降10%。

伴随着重要板块营收下降,豫园股份整体盈利能力不断恶化。2022年一季度,其扣非净利润下滑47%;到了二季度,扣非净利润下滑72%。

豫园股份甚至出现资金缺口。财报显示,截至2022年6月末,豫园股份短期借款为76.2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136.6亿元,而在货币资金为140.8亿元,不足以覆盖短期负债。

与此同时,豫园股份管理层也在思考如何找到多元化业务增长点的问题。

8月末,豫园股份董事长黄震对媒体表示,豫园会通过“投退平衡”,追求资产价值最大化。“投资既要买,也要建设,对于不符合公司发展需求的,我们也会进行资产退出。转型早期可能是一直‘加’,但‘加’到一定阶段就要‘加’‘减’并重了。”

那么问题来了,减谁?

根据豫园股份公告,豫园股份出售金徽酒13%股份的对价是19.37亿元。豫园股份持有金徽酒仅两年多时间,买进卖出之间,郭广昌浮盈近30亿元。

交易完成后,豫园股份仍持有金徽酒25%股份,不再是金徽酒的控股股东。也就是说,豫园股份仅仅卖掉了所持金徽酒的三分之一股份,就大赚了一笔。

营收贡献不大,却能卖个好价钱,金徽酒顺理成章地装进了豫园股份的减持资产包。

保险业务成减持“重灾区”

其实,豫园股份的产业版图和业绩现状也是复星集团的一个缩影。

1992年,郭广昌以3.8万元起步,靠地产、医药起家后,不断开疆拓土,足迹遍布全球五大洲。如今,复星国际已覆盖医药、地产、消费、能源、保险、科技等众多领域,业务主要分为四大板块——健康、快乐、富足、智造,资产超8千亿元。

然而,近两年充满不确定的国际经济环境,也令复星的经营压力倍增。

今年上半年,复星国际实现归母净利润为26.86亿元,较去年同期下滑32.86%。

从资产和利润结构来看,富足板块的贡献最大。2022年上半年,富足板块占总资产比重57.7%,贡献归母净利润占比达53.5%。

财报显示,富足板块分为保险业务和资管业务。其中,资管业务贡献主要利润,保险业务表现大不如从前。

2021年年报显示,复星国际保险业务主要复星葡萄牙保险、鼎睿再保险、复星保德信人寿、已被出售的ATG和永安财险。

去年,保险业务为复星国际带来了归母净利润14.61亿元,同比增长26.2%,但在今年上半年,录得亏损5.42亿元,同比下降138.3%。

保险业务成为郭广昌减持的重点。今年以来,复星系减持的14家公司中,保险业务类公司就占据4家,包括出售海外AmeriTrust Group, Inc.全部权益;减持新华保险至5%以下,计划转让永安财险26%股权、泰康保险集团0.64%股权,保险版图持续缩水。

“复星系”频繁减持套现,引发市场关注,加之北京国资委调查、监管部门要求摸底等消息不断发酵,使得复星系陷入债务危机、实控人郭广昌疑似“跑路”的传闻甚嚣尘上。

风波中,郭广昌连发两条微博称,中国永远是复星最重要的根据地;“中国监管部门摸底复星系企业敞口”的报道严重失实,坚决追究其法律责任。

对于减持的理由,郭广昌给出了“合理”的理由。9月15日,郭广昌在紧急召开的投资者沟通会上称,在当下的市场环境中,复星作为一家民营企业承受了巨大压力,压力的来源,一方面来自舆情方面的影响,另一方面是公开债窗口关闭的影响。

“面对这些压力,我们一直以来的战略是加大现金储备、加厚‘安全垫’。”郭广昌说。

会上,复星国际高管还透露资产处置的原则,即不同资产大类都可以处置。这个处置一是为了“过冬”,二是为了应对资本市场的不确定性。从减持统计表中可以发现,除了保险之外,酒业、文旅、矿业、科技均在减持名单之列。

9月19日,在减持豫园股份后,复星下属复星高科回应称,对于近期减持和出售资产,是坚持投退平衡的财务战略的延续,动态梳理和优化资产组合是公司持之以恒的工作,并非仅为了应对目前的市场环境而为之。

“复杂的外部环境加大了舆论对公司资产处置的关注度,导致了片面地解读个别资产处置行为,而忽视了公司资产优化的大原则,即长期动态优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