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世立归来:湖北前首富的双面人生 | 潜鳄浮沉录㉜

焦点财经Focus 2022-01-14 18:18:29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天堂与地狱,相隔一线。

作者丨耿宸斐

出品丨焦点财经

天堂与地狱,只一线之隔。

他是“湖北首富”“中国民营航空第一人”,他也是阶下囚、偷渡者、红色通缉犯。已年过花甲的兰世立如今被无罪释放,在过去的十数年里,他经历了人生的几度颠覆。

打“擦边球”发家

兰世立原本是武汉的一名公务员,和那个年代白手起家的许多人一样,兰世立不甘于平淡的生活,决定辞掉铁饭碗下海经商。他给自己的公司起名为“东星”,寓意“东方之星”。

兰世立鬼点子多,又擅长打“擦边球”。

他先是做起了电子生意,从深圳“购入”电脑零配件并售卖廉价组装机,这让他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后来,他又做起了餐饮生意,在武汉开了“东宫”“西宫”两个高档酒楼,据说,来消费的大都是当时的达官显贵,好不热闹,兰世立的生意做的风生水起,在90年代就坐拥几十辆奔驰宝马。

曾有知情人士称,兰世立注册了多家外资公司,利用当时国家的优惠政策套购了大量免税高级轿车。而兰世立本人也曾因为这件事被员工举报,被公安机关监视居住了近一个月。

“1994年,国家明令禁止公款吃喝,酒店生意一落千丈。”而“深圳严查电子零配件走私则给东星的电脑生意带来毁灭性打击。”怎么办?

兰世立瞄准了一个新的领域:房地产。原本只是想盖一栋办公楼解决办公租房不便的问题,没想到却让他发现了新的商机:卖几层楼的钱就能回本一栋楼的建设成本,何乐而不为?1997年,兰世立成立了湖北东盛房地产有限公司,正式进军房地产行业,后来也运作了宜昌、孝感、武汉的一些地产项目。

他自己曾说:“没有什么规划,什么赚钱我就干什么。”主业有困难,那就换一个行业做。

此后数年间,兰世立又瞄上了旅游、航空等多个产业。

树大招风

兰世立对航空业有种执念。

2004年,兰世立以“光速”拿到国家民航总局批文,成为国内第四家批准筹建的民营航空公司。但航空业是个烧钱的买卖,而当时的东星集团又因为投资旅游项目、非典对旅游业的打击等原因而面临着资金问题。当时的东星集团常务副总裁马格良在后来回忆称:“我在执笔起草成立东星航空的申办报告时,已经有三个月没有发员工工资了。”

但兰世立还是满心欢喜的进行着东星航空的筹备,2005年起,东星开始接洽租赁购买飞机事宜,计划分5年租赁和购买各10架空客飞机,估值大约为120亿元。

形成鲜明反差的是,那段时间的兰世立风头正盛。 2005年福布斯以20亿身价将兰世立排在中国富豪榜第70名,成新“湖北首富”;2006年,以24亿身价蝉联“湖北首富”,。

兰世立本人似乎也沉迷于这种身处云端的感觉。他曾经写下这样的话:“从我有飞机那一天起,一切都发生了变化,转眼间,我就获得了与各国元首、各界名流、各界领袖平等交流的机会。仿佛一下子冲上了九霄云天,站上了天庭来俯视这个世界。”

但实际上,此时的兰世立已是“外强中干”。钱不够怎么办,贷款!兰世立对自己的资本运作能力相当自信,他曾说:“买和租飞机当时自己都没有花一分钱。买飞机有10%的首付,90%可以贷款。而10%的首付又可以贷款。”然而,这种高杠杆的游戏无疑是在玩火。

兰世立似乎并不在意,一心扑在东星航空上的他并不改高调的作风,自称“航空搅局者”,放出话来“东星航空现在是想亏钱都难!”

但老话说,枪打出头鸟。

航空债,地产还

当时,当地政府为扶持东星航空的申报运营,决定低价将位于东湖高新区核心地段的光谷中心花园地块卖给东星集团,由旗下的东盛地产进行开发销售。作为资金运作的老手,兰世立没有放过这个机会,他以光谷中心花园为抵押向农行武汉江南支行贷款1亿元,表面上说是用于工程建设,但实际上将其中的9000万挪给了东星航空。

纸里包不住火,再加上兰世立一贯爱出风头,很快,农行就发觉事情不对劲,江南支行行长因此被撤职,9名相关人员遭处分,兰世立在银行的路被堵死了,哪个银行还敢批贷款给他。

但兰世立还有别的招数,他先后与多家机构和自然人签订了以光谷中心花园房屋为抵押的借款合同,涉及金额近3亿元。

融众董事长谢小青曾在接受采访时称,2007年11月,融众借给兰世立三笔钱,合计7500万元。合同里写明,所借款项必须用于相关的地产项目。但兰世立又故技重施,“钱借出去了,楼却迟迟不复工。后来我知道,他都挪到航空上去了。”

2008年4月,兰世立又找到了融众,称美国高盛愿意出资1亿美元购买东星航空25%的股份,商务部正在审批,希望以东盛地产全部股权作为抵押来借款。由此,融众开始全面托管光谷中心花园项目。合同里规定,若东星3个月内不能还款,就要将东盛地产全部股权以100元人民币的价格无条件转让给融众。

但是,事情并未如兰世立所想的那样顺利推进,金融危机来了,高盛无法按计划出资。付款日那天,兰世立没能还款,但他又不甘心,毕竟东盛地产已经是他的底牌了,一番讨价还价后,融众支付3.15亿元,并免除前期借款1.54亿元及利息等费用,承担东星集团9800万元银行贷款和8200万元债务。

光谷中心花园项目后更名为光谷国际广场

当时,仅是光谷中心花园未销售面积的市值就超过10亿元,从价格来看,融众捡了个大便宜,但是,融众也在支付8550万元后就停止付款。因为谢小青发现东盛地产的部分股权已经被质押或是冻结,还面临许多外债,仅仅是“一房多卖”就惹来了200多起官司,简直就是一团糟。

兰世立表示否认,并和融众打起了官司,最终以败诉告终。

资金链断裂,融资渠道堵死,兰世立再也无法力挽狂澜。

2009年3月,在政府的监督和推动下,中航和东星达成了收购协议,但在最后交割时间,兰世立单方面发表了《拒绝与中航集团合作的声明》。几个月后,东星航空被裁定破产。

次年,武汉市中院判决兰世立犯逃避追缴欠税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

不论是在狱中还是出狱后,兰世立都没有闲着,他一边打着和各方的官司,一边举报、控诉。出狱后的他宣称收购了一家航空公司,并打算收购泰国东方航空有限公司,却很快又陷入了与合作方麦趣尔公司李氏三兄弟的合同纠纷案。

2016年3月,兰世立被刑事拘留,4月被监视居住,7月,兰世立在监视居住期间逃跑,开始了一场大逃亡,跑去了新加坡,被国际刑警组织列入红色通缉令名单。

成为中国警方“猎狐”行动对象的兰世立在2019年11月9日被逮捕,当日被押解回国。此后两年,他被关押在广州的看守所,直至此次被法院判决无罪。

1月4日,兰世立在社交平台发布了一条短视频,在武汉的黄鹤楼前,他说:“黄鹤一去不复返,此地还有兰世立!武汉,我回来了。”

“我自己的目标是超越过去,比过去做得更好。”兰世立在出狱后的发布会上说。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