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振华弟弟为偿债,狂甩上市股权套现1.8亿

焦点财经Focus 2022-05-13 19:52:32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姚氏兄弟殊途同归?

作者 |筱纳

出品 | 焦点财经

俗语说“一文钱难倒英雄汉”,曾经在资本市场百亿进出的潮商姚氏兄弟,现在尝到了缺钱的苦涩。

大哥姚振华债务窟窿越来越大,小弟姚建辉也“岌岌可危”,为偿债抛售股票套现不到两个小目标,甚至失去了对香港上市平台的控股权。

与常上头条的姚振华比,小姚老板姚建辉自从和大哥分家后,表现十分低调。宝能理财兑付违约时,投资人曾说姚建辉旗下的理财一直如期兑付。

然而这两日,姚建辉实控的“仙股”宝新金融(01282.hk)股价跌至3分,他却突然大笔抛售股票,两日减持约59亿股,套现约1.8亿港币用来还贷。

姚建辉曾拿真金白银增持宝新金融股票,如今“割肉”甩卖,已不是宝新金融的控股股东,不由得让人疑惑,他的资金链紧张到何种程度。

姚建辉两天抛售59亿股

本在“仙股”行列已久的宝新金融,在姚建辉的减持下,5月12日创下了0.024港元/股的历史最低价。12日下午,宝新金融停牌,报0.03港元/股。

接连两日,姚建辉都在卖卖卖。5月11日在公开市场出售5.39亿股,5月12日出售53.6亿股。12日晚间,宝新金融发布公告,姚建辉全资持有的公司及公司控股股东宝新发展持股比例从40.57%降至21.77%,宝新发展和姚建辉不再是公司控股股东,但仍为单一最大股东。

据公告显示,姚建辉出售所获款项拟用于偿还其控制的公司所欠的金融机构贷款。而从宝新金融股价来看,按停牌时3分价格算,59亿股价格约在1.8亿港币左右,若按近两日最低股价来算,最少可套现1.48亿港元,小姚老板的缺钱程度可见一斑。

按照以往的操作,1.8亿不过是宝能系“左手倒右手”就能轻松赚得的差价。

西丽宝能城是昔日深圳网红盘,也是姚振华在深圳的最大楼盘,此前曾被业内认为有“捂盘”嫌疑,创下过开盘前5分钟才发公告的记录。

一房难求之时,2018年4月,宝能城打包56套住宅,以4.21亿价格卖给了港股公司新体育,出人意料的是,与市价相比,价格打了7折。新体育买下后,立即委托宝能城售楼部以市价出售,如此一买一卖间,可获1.88亿差价。

新体育当时的第一大股东是中国金洋,后来新体育后来叫宝新置地,中国金洋改名叫宝新金融,背后实控人正是姚建辉,两个港股上市平台虽然多次称与宝能无关,不过仍被很多业内人士视为宝能系,宝万之争时,中国金洋也被认为替宝能输送了不少“弹药”。

如今再看,“捂盘”多年的西丽宝能城被债权人平安银行拿走,从网红盘变成了法拍房,而兄弟俩曾拿手的资本游戏,现在也难以为继,不免令人唏嘘。

并不“缺钱”的宝新金融

姚建辉的一顿操作,最为吃惊的是宝新金融的投资人。

对于宝新金融,姚建辉可谓很上心,近几年不断增持股份、剥离地产等重资产降负债。2019年,姚建辉认购宝新金融40亿新股,总代价近10亿港元。2021年7月仅1个月时间,姚建辉增持宝新金融达14次,金额在900万港币左右。9月,又斥资2.27亿购买宝新金融债券。

宝新金融、宝新置地均为仙股,2021年年底,姚建辉以实物分派的形式,将宝新置地剥离出去,没了以地产为主的宝新置地,宝新金融的负债得以减少。与此同时,宝新金融持有的地产项目也在出清,2022年4月底,宝新金融拟8亿元出售深圳邦凯新能源75.5%股权,目标公司持有位于深圳市光明高新区宝新科技园项目,目前地产项目只剩赣州宝能城。

投资人不解的是,宝新金融账面上其实并不“差钱”,2021年年报显示,在手现金7.3亿港币,受限制资金2762万港币,加上出售宝新科技园回笼的8亿资金,资金充裕。“旗下公司也没有被执行等案例,姚建辉为什么要不计成本抛售?”股吧里有投资者直接称呼其为“老千股”。

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分析,姚建辉在股价低迷时抛售大量股份是为了变现还债,属于被迫举动,虽然被网民抨击但也是无奈之举,如果不违规的话,并无不当。就目前姚建辉在公司所持股份占比情况来看,已经失去了控股股东地位,虽然当前仍然为第一大股东,但对公司的控制力无疑已经大幅下降。柏文喜表示,如果姚建辉未来进一步减持,或者其他股东之间结盟的话,失去旗下这间上市公司的控制权也不是没有可能。

姚氏兄弟殊途同归?

受近日宝能“人去楼空”消息影响,5月12日,宝新金融停牌后,投资人纷纷担心宝新金融是否也会“跑路”,而后有人致电宝新金融前台,得到的答复是“公司经营一切正常”。

这一句回应并未安抚投资人的心境,因为两个月前,宝新金融确实传出经营风波。据业内人士爆料,宝新金融在香港拥有两家牌照公司,巅峰时期人员超百人,不过从2021年下半年起频繁裁员,连香港业务主要负责人也无差别裁掉,过程不甚愉快。

姚建辉并未透露偿债的具体项目,自然引来不少猜测,其中有人疑问是否和宝能危机相关。由此可见,即使分家两年,姚振华、姚建辉在外人看来,依旧亲密,

分家时,姚建辉拿走了宝能的地产项目,包括宝能控股、宝新置地和宝新金融,三个平台都注入了宝能最优质的资产,所以一直未摆脱“表面分家实为隔离风险”的说法。

姚建辉人称“快枪手”,喜欢在资本市场短线操作。为与宝能切割,他旗下的宝能控股更名莱华控股,由莱华实业100%持股,而莱华实业基本由姚建辉100%掌握。

自立门户后,姚建辉进行了眼花缭乱的资产大腾挪,将商管、物业、大数据等统统转手,如深圳莱华商管和吉祥产业运营转给超合实业,2020年收购来的鹏博士大数据全部转给予深圳一家科技公司;宝新置地方面也不断出售项目“瘦身”,如和宝新金融以3.21亿出售沈阳一宗商业用地,又以3亿元出售深圳新恒创,其持有南宁五象新区环球金融中心、五象湖1号等项目。

值得注意的是,深圳新恒创又是2019年11月,宝新金融和宝新置地从宝能地产买过来的,同样花了3亿。而2020年2月,平安信托受托发行了翔远226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第2期,发行规模18亿元,年利率11%-11.5%,该笔资金正是为“五象湖1号”开发建设融资。2020年地产融资环境趋冷时,还能发行18亿信托,当时也令不少业内人士惊讶。

宝能债务爆雷后,虽然兄弟二人已分家,但众多理财投资者质疑是转移资产,要求姚建辉承担同比例兑付责任。最近焦点财经获悉,投资人已从处置宝能债务风险的深圳相关部门得到了确认答复,不认为姚振华、姚建辉分家存在“转移资产”等问题。

4月,姚振华承诺的理财兑付违约,投资人颇为无奈。转眼5月中旬,姚建辉突然抛售股票偿债,不知这一次,姚建辉能否惊险“拆雷”,抑或兄弟二人将“殊途同归”。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