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耀集团郭耀名:跌落高利贷黑洞 | 潜鳄浮沉录㉓

焦点财经Focus 2021-09-27 17:55:43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他的历史正在重演。

作者|陈盼盼

出品|焦点财经

风雨飘摇七年,9月26日,昔日百强房企光耀集团正式宣布破产。

于地产圈而言,这场破产并不意外。从2014年被爆资金链断裂开始,企业运营停滞、项目纠纷不断、重组进展不顺,光耀早已处于崩溃的边缘,只差法律意义上的破产。

于光耀的发家地惠州,对光耀走至这一步深表惋惜。曾经在惠州业内,无论是对光耀还是郭耀名,都有着高度评价:“像郭耀名这么好的老板,是可遇不可求的,对下属极度信任,放权放得很大,有些项目甚至拿到了才向他汇报。”

激进扩张

郭耀名,原名郭赞明,广东汕尾人。1990年,郭耀名于惠阳师专经济管理专业毕业后,进入经贸系统工作,随后就职于中外合资的骏发饼干厂,担任厂长。

两年后,受“下海潮”影响,郭耀名离开骏发饼干厂,开始独立单干,“从走出来的那天起,我就对自己说,从此我就要自己养活自己了,我也相信自己一定能做好”。

经过一番摸索打拼,2002年初,郭耀名在惠州创办光耀集团有限公司,从总规划面积80万平米的荷兰水乡的首个项目开始,走上房地产开发之路。随后光耀陆续在惠州开发出光耀城、荷兰小城、将军湖、马克住区、翡俪港等数个大盘。

而在敢闯敢干的潮汕商人郭耀名的带领下,光耀集团不断刷新成长路径。2007年,光耀集团成为惠州的销冠,且连续8年霸占龙头位置。2008-2011年间,光耀更是连续四年业绩翻番,销售额攀升至40亿元,并成为惠州第一家进军全国百强的房企。

2009年,郭耀名将光耀总部迁至深圳,开始进行全国化布局。彼时,制定了“3+X”的战略布局,围绕珠三角、长三角、环渤海三大经济圈逐步开展。外界认为,正式由此开始,光耀陷入盲目扩展的泥潭中。

随后短短三年内,光耀迅速布局北京、上海、天津、湛江、东莞、杭州、宁波、威海、临沂、济南、青岛、成都等多地,并大量布局三四线城市,同时拓局海外市场,投资30亿在韩国济州岛开发“中国城”旅游度假项目。

截至2012年底,光耀集团累计开发面积逾400万平方米,土地储备超过1000万平方米,但大约有一半的资产集中在惠州。

更重要的是,在激进扩张的同时,郭耀名还先后尝试收购新都大酒店和湖南两个矿井,耗资数亿谋求曲线上市,但都以失败而告终。

郭耀名曾对媒体坦言,当时的想法只有快速走出来,快速实现规模化,甚至上市,才有机会在这个行业长久立于不败之地。

疯狂找钱

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激进扩张、借壳上市自然需要越来越多的资金支持。伴随着银行信贷的持续收紧,郭耀名走上了民间借贷之路:从最初的短期过桥借款、委托贷款到变成长期的依赖。

郭耀名曾回忆称,光耀的第一笔高利贷是为了在2010年时收购上市公司新都酒店13.83%的股份以借壳上市。但是上市失败,光耀未能顺利募资覆盖这笔高利贷,最后在借高利贷的路上越走越远。

“从2011年起,光耀通过民间借贷筹资15亿元,光利息就高达十多亿元,这让光耀喘不过气来”,郭耀名对媒体表示。

不仅如此,当银行借贷、民间贷款通道用到极致后,郭耀名剑走偏锋,玩起了自融游戏。据媒体报道,2013年,北京广发财富管理公司发行三款有限合伙产品,背后的融资方为郭耀名、光耀地产及旗下关联公司等,融资规模约2.9亿元,涉及210名投资者。

高杠杆的运用令光耀资金链处于紧绷状态,加之从2011年起调控政策收紧,行业步入下行阶段,最终成为压垮光耀集团的“稻草”。

2014年初,光耀集团在惠州的多个项目相继传出延迟交楼、停工、濒临倒闭消息。不久后郭耀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光耀资金链紧张的事实。

对于走到这一步的原因,郭耀名非常清楚,“扩张时机欠佳,速度太快,摊子一下子铺得太大,加上政策变化,运气不好,当然也有操作层的失误,导致了一些问题。”

郭耀名坦言,“在2013年下半年遭遇房地产市场下滑后,光耀资金链越来越紧张,无法按期偿还高利贷款项,导致复利增长债务越滚越大”。

远走香港

在光耀暴雷的初始阶段,郭耀名还算乐观,表示公司旗下的土地、项目,都是实体资产,估值近百亿;公司资金缺口有3亿-5亿元,只要能找到这笔钱,光耀就能缓过来。

此后,郭耀名曾积极推动光耀资产盘活和重组,将惠阳未开发的三块地转予恒大,但这对于超百亿的的债务,还远远不够。

2017年12月11日,光耀集团向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正申请破产重整案,随后其开始接受债权人的债权申报,并公开招募光耀集团破产重整意向投资人。业内认为,走到重整程序,肯定是资不抵债,但是重整优于破产清算,还有重生的机会。

但是资不抵债的光耀,想要重组绝非易事。截至2018年5月,有超过1100家债权人向光耀申报了债权,总额逾人民币212亿元,其中购房者人数为883家,占比高达75%。同时,光耀集团涉及近千条法律诉讼,其中有四成是商品房预售合同纠纷。这些都足以令投资人“望而却步”。

而光耀集团的当家人郭耀名,早已避留香港。去年东莞市第三人民法院曾发出了“悬赏令”,寻找郭耀名合法财产线索,包括但不限于银行存款、有价证券、房产、汽车等有效、可供执行的财产(法院已查封、冻结的财产信息除外),最高悬赏金高达160万元。

时间回到2014年5月,有媒体问:是否介意将光耀拱手让人,郭耀名直言:“我个人的得失已经不是最重要的。就算倒下了,我现在才40多岁,还年轻,一切还可以从头再来,还可以东山再起”。

彼时,郭耀名或许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会被法院悬赏,其一手打造的光耀集团被宣布破产清算,也没有想到他的历史正在地产界重演。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